过往中给的答案,心灵的收获

总听现在很多的小老板说;要是当年好好学习,会比现在好很多。我一直听不懂这句话,如果当年他们要是好好的学习,那么他们现在不是在企业里好好上班,就是找个学校教书育人了。也就没有现在他们的故事了。

赵旭东年龄比刘雅琳岁数大些,说话文质彬彬的,刘雅琳说话很直,他们穿着很朴素,工作场景都是打工族,我也是这样的人,不讲究吃穿,很随便,我们通过交谈,很快就心里相通了。看来是我心目中的朋友。

也许,这是我周末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刻了吧。

总听现在很多的小老板说;要是当年好好学习,会比现在好很多。我一直听不懂这句话,如果当年他们要是好好的学习,那么他们现在不是在企业里好好上班,就是找个学校教书育人了。也就没有现在他们的故事了。

我也问了雅琳一些情况,他现在工作还比较稳定,给一家农产品公司种植大蒜做宣传。眼下到了收获季节,他也很忙碌,每天要下乡走很多地方调研考察农民的种植情况,微薄的薪水要付房租和给孩子交学费。他们是农村文化的承传者,也是播种者,他们的精神劳动成果,同样要受到社会的尊重。我仿佛看到雅琳每天忙完了工作,还要到街上买菜买面,回家做饭,他的角色从公司的业务宣传员身份回家变成了模范丈夫,一家的顶梁柱。到了晚上,依然写作到深夜。勤奋出人才,苦难出真理。我预祝他们在自强不息与命运的搏击中生活会越来越好,写作年年丰收。

这是我最初的对槐花的印象了。

我们总是在过去以后才能明白自己的答案,才能知道什么是生活。可能这就是上帝给的玩笑,只有一次,才会倍加珍惜,一切都是刚刚好。

刘雅琳为了生活去安平打工,他说他连个智能手机都没有,白天打工,晚上再累也要坚持写作,把白天思考的事碰到的问题,写在博客发表。经常伴随着工作地点租房找房。赵旭东呢,当兵出身,从十九岁开始发表文学作品。在部队立过三等功。为了家乡的爱情,他放弃了城市的生活。他白天揽活给农家的大门喷漆,晚上也是写作。

上大学后,回家次数减少了,也赶不上家乡槐花盛开的季节,也就没有吃妈妈做的麦饭的机会了。在一次听说学校食堂供应麦饭后,当时兴冲冲的去打上了一份,吃了几口,却没有了印象中的那个味道,也就吃不下了。再往后,也就买的少了,也慢慢的淡忘了槐花和印象中的槐花麦饭了。

还记得我大学毕业那天,我拿到我的大专毕业证,回到家,第一句就给我的父亲说;爸这是你这16年拿20万块钱换来的。几乎半个麻袋的钱,换了一张纸。用它出去上班,也就月薪两千三千。什么时候能回本都是问题。还不如小时候就教会我去做生意呢,用这学费的钱做本钱,我现在也是小有成绩了。

十点多我们就去了深泽县城,旭东领着我们先去走访深泽县文联主席王英然女士,她是很低调富有文学成就的作家。她的诗歌,散文有一定的造诣。她和其他人编写剧本小品曾拿过国家级的奖项。我真感动,和她的相识。她很安静,语调很沉稳,思维密致,知识渊博,就像邻居的大姐,没有一点架子,也是我眼中很有品味的文化人。她说道动情处,我记得当场能背下很多历史名人的诗句。年近50岁了,对生活对写作热充满了年轻人的激情。真的,在王英然女士面前,我看到自己今后努力的方向,包括说话做人。

也就从那时候开始,每到这个时节,无事的时候,我就会去山上转转,摘些槐花,好拿一颗放进嘴里,去感觉那香甜的味道。刚一入口,那香味、甜气也就立刻散发至心头。虽然没有厨具,做不了槐花麦饭,我却感觉心里面欢快了许多。

其实看我当时的状态,有点偏激,还有点没有责任心,最重要的是给自己没做的事情一个幻想。须知,生意有风险,那有一出来做生意就是挣钱的。

2016年5月11日,应深泽文友赵旭东之邀,我和著名农民通讯员赵泽民、诗人刘建到了深泽县后马里村,于先期到的文友刘雅琳回合,一起到深泽县走访文友,拜访孔庙和北极台。

这时候,我总有种说不出的感动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赵旭东的家,紧邻的公路,屋内摆设很简单,除了劳动工具,就是一台电脑,和几件简单的家具。北边有个后院,种着几个菜畦和几棵果树。我想到了陶渊明,想到了孟浩然,他们当时也曾过着朴实的农民生活。赵旭东是位勤奋的作家,在他的优美的笔下,一篇篇散文和诗歌,就是从这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完成的。我不得不感动当下农民作家的辛苦,既是养家糊口的打工仔,也是热衷文化的创建者。也许多少年后,再读他们的文章,不是亲身体会着,是研读不出他们的思想内涵的。我对他和家人表示祝福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后来我才懂得,我们上了那么多年的学校,给我们最重要的是一分责任心和一个好习惯,16年你兢兢业业每天早出晚归,就算在不想上学,却不敢迟到,不敢早退。为的是给自己一个交待。这是你的责任。16年你不论春夏秋冬,你每日早起,每日早读,这是培养你的爱学习的习惯。你想一个人做一件事,就是不喜欢还那么仔仔细细的努力了16年,那么他的人心很有意义。人生没有几个16年。如果这份责任和习惯一直伴随你那么你将会终身受益。

后马里村是赵旭东的家乡。我和赵旭东相识于2015年底。有一天近中午了,赵泽民老师给我打电话,说他的两位文友到了饶阳,看我有时间吗要我过去。平常我很少应酬,除了安静看书,写写文章,喝酒啊抽烟啊都不会。所以我很怯场。不愿去了出现应酬的尴尬。我平时也很少说话,眼面前的好话也难启口。我很少应酬和出门。

槐花,长在初夏,谢在初夏,花期虽短,但有幸在祖国的异地他乡品到、喝到,也就解了我一腔的槐花情。

上班,创业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。上班需要是耐心,因为下个16年需要不停的等待,而创业,我自己也不知道,因人而异,除了本钱以为我认为需要勇气。每个人当说起自己当年为后悔选错了路。其实没有,只是自己不敢承认,我们没有勇气。我没有去勇气承担太多,比如,我们不敢自己承担父母的建议,我们承受不了我们的失败。我们承受不了太多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。太多的人说需要做生意需要本钱。哈哈,不。本钱没有了可以去争取或者积攒,但是勇气是天生的。多数人只是没有勇气,才会给自己另一个答案的幻想;要是当年我没有走这条路就怎么怎么,没有如果,那就承认自己的勇气。

我看到深泽县对文化工程的重视,也看到了对文物古迹工作的维修保护取得的成就。深泽县对孔庙这座千年的大殿的保护的很好,我想离不开当地政府的辛勤工作,更离不开千年古城一代代地方百姓对古文化的尊崇,特别是象王英然这样的文化精英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和承传。当知道翟海静和高鹤计划在筹划孔子9月28的诞辰时,我感受到了古文化对心灵的净化和熏陶。

上了中学以后,由于周内住校,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放学后自由的去山沟、田里的槐树上摘槐花了。不过好在槐花的盛开期不是很短暂,赶上周末回家,爸妈总会摘好槐花,做好麦饭,等着我回家来吃。

上班,创业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。。上班需要是耐心,因为下个16年需要不停的等待,而创业,我自己也不知道,因人而异,除了本钱以为我认为需要勇气。每个人当说起自己当年为后悔选错了路。其实没有,只是自己不敢承认,我们没有勇气。我没有去勇气承担太多,比如,我们不敢自己承担父母的建议,我们承受不了我们的失败。我们承受不了太多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。太多的人说需要做生意需要本钱。哈哈,不。本钱没有了可以去争取或者积攒,但是勇气是天生的。多数人只是没有勇气,才会给自己另一个答案的幻想;要是当年我没有走这条路就怎么怎么,没有如果,那就承认自己的勇气。

时间过得很快,我和他们的相识几乎半年了。我和旭东和雅琳时有电话联系和博客互动,当今年春天我再次接到赵旭东邀请时,我和赵泽民老师、刘健很高兴,一起成行。

长大了些,在自己已经能够爬高上低的年龄的时候,也总会在那初夏的日子里,放学后,伙同几个小孩,去山沟里摘些,提着回家去,要妈妈做些麦饭吃,为此还扎破了几次手,却仍然很兴奋。也许,这是我孩提时候的初夏做的让自己最快乐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