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必讨好,没有谁值得你熬夜去想念

杯小茶2018-07-13情感文章每个人,都在追求一个完满的人生。然而,从古自今,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。上天不会把所有幸福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,得到了爱情未必拥有金钱,拥有…

陈大力2016-11-22情感文章前几天跟室友聊初老的症状,没聊出正经的,反倒是下了“大牌眼霜超级贵,现在就要开始攒钱”的结论。不知什么时候起,我们再不敢说自己是一路小跑也不喘气、笑…

卡娃微卡2018-07-29情感文章最舒服的关系,是谁也不必讨好谁,彼此都是独立而自由的,若是合适就在一起,若是聊不来也没关系。宁可孤独,也不违心,宁可抱憾,也不将就。能入我心者,我…

每个人,都在追求一个完满的人生。然而,从古自今,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。

前几天跟室友聊初老的症状,没聊出正经的,反倒是下了“大牌眼霜超级贵,现在就要开始攒钱”的结论。

最舒服的关系,是谁也不必讨好谁,彼此都是独立而自由的,若是合适就在一起,若是聊不来也没关系。

上天不会把所有幸福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,得到了爱情未必拥有金钱,拥有金钱未必得到快乐,得到快乐未必拥有健康,拥有健康未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。

不知什么时候起,我们再不敢说自己是一路小跑也不喘气、笑起来像带着一阵风的少女了。

宁可孤独,也不违心,宁可抱憾,也不将就。能入我心者,我待之以至宝。不入我心者,不屑敷衍。

人生本不苦,苦的是欲望太多;人心本不累,累的是相互攀比。人生之所以烦恼,不是拥有太少,而是贪婪太多。

像我室友,才二十一岁,眼角一根细纹都没有,已经开始有模有样地规定自己的作息时间,宣扬“十一点半以后才睡觉的是废柴啦”。

-01-

知足,才是人生寻求快乐的唯一法门。知足者,常乐也。

以前她不是这样的。以前她和我一样,都是必须要熬夜,必须在深夜里捕获多一点情绪的人。

这个世界上,有一种人,活得最累。

古人说:“家财万贯,日食不过三餐;广厦千间,夜眠仅需六尺”。我们真的需要很多财富才能快乐吗?其实不是。

现在我们按时吃,热量值都要拎出来做加减,按时睡,手机闹钟响前五分钟,就盖好被子就位了。

她们习惯于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,总是保持克制和礼貌,害怕与对方发生冲突,面对对方的要求不敢轻易拒绝;

每个人快乐的定义不同,别人或许是赚很多钱,吃名贵鲍鱼,开名贵房车,打高尔夫球……我的快乐来自于平淡和简单,没病没痛就已是上天最大的恩赐。

你看,初老是个多让人恐惧的词,毕竟现在我们怕胖,怕老,什么都怕。

她们很照顾别人的心情和看法,只要别人语气稍微冷淡一点,就会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惹得对方不高兴;

人越成长,越会发现,人生中真正难的不是赚多少钱,而是如何保持住一颗安定的心,过着平凡而快乐的生活。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。

她们总是过分谦卑,又很容易被别人打动,对方给她一分的好,就暗暗记在心里,恨不得能回报人家十分;

因为真正的幸福,不在于拥有多少财富,而在于内心的安定与丰盈。

以前不一样,经常熬夜。

即使面对一个人难以应付的麻烦事,能靠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,生怕给对方添了什么麻烦。

就像悠闲的穷人说有钱就是幸福,匆忙的富人说有闲就是幸福,病人说能活着就是幸福,乞丐说能吃上饭就是幸福,失去父母的人说父母健在就是幸福……

我人生中第一次彻夜不眠是在17岁,和当时的男朋友分手过后,我很怪异地一滴泪没落,盯天花板盯到眼睛泛起针扎一样的酸。

这个世界上,总是越敏感越懂事的人,活得越累。

我们总是仰望和羡慕别人的幸福,其实,一回头,别人也在仰望和羡慕你的幸福。懂得知足,好好珍惜拥有的一切,才是真正的幸福。

大概因为那是段结局向来显然的感情吧。

习惯于迎合对方的期待,习惯于让气氛和谐,即便是以牺牲自己的感受为代价。

明朝金溪人胡九韶,家境贫苦,一边教儿子读书一边耕种,只能勉强维持温饱。但每天黄昏之时,胡九韶都要到门口焚香,感谢上苍又赐给他一天的清福。

硬熬着要说最后一句“晚安”的是我,不敢过问他房间灯是不是亮着,草稿纸上蹭出来的是公式还是单词,只知道先奉上毫无保留的真心,说“嗯你忙吧待会儿记得找我”。

好像和谁都能相处融洽,受了冒犯也不会轻易发难,即便要退让自己的原则和底线。

他的妻子笑话他:“我们一日三餐吃的全是菜粥,这叫什么清福呀?”

他记不住要找我的。但我记得住,我在屏幕这边,等待他下放遥远的寡淡的关心,好藏进伴梦的枕头,烘干泪眼。

就像席慕蓉写的,“在一回首间,才忽然发现,原来,我一生的种种努力,不过只为了要使周遭的人都对我满意而已。

胡九韶说:“我们有幸生活在太平盛世,没有战乱。一家大小有吃有穿,不至于挨饿受冻。家中没有人生病,也没有人被关在监狱,这不是清福又是什么呢?”

离开被他说得极其干脆,就是不爱了啦,不拿“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”这种假惺惺的温情敷门面。就是直接甩烂摊子,就这样了吧,你还能怎么样呢。

为了要博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,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,所有的桎梏。走到中途,才忽然发现,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,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。”

林语堂说:“人生幸福,无非四件事:一是睡在自家床上;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;三是听爱人说情话,四是跟孩子做游戏。”

很多年后谈起这段感情,我讲年幼的自己傻,都是强调,我居然为这种人足足熬了半年的夜,只为了等晚安。

渐渐活成别人喜欢的样子,却也渐渐地掩盖了真实的自己。